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今日毕节网 互联新生活    毕节第一生活门户网
今日毕节网 首页 毕节文艺 毕节文学 查看内容

年轻时的爱情可有不可无/段清华

2021-9-20 20:11| 毕节号: cnone| 浏览量: 97| |作者: 段清华

摘要: 我曾辜负过一位女孩,二十多年了,依旧刻骨铭心,至今回想起来,仍让我心中隐隐作痛,是我的胆怯和幼稚无情地结束了我们美好的感情!她叫亚,当年是老家陕西华阴桃下镇中心小学的一名小学教师,刚满20岁,身材苗条、 ...

我曾辜负过一位女孩,二十多年了,依旧刻骨铭心,至今回想起来,仍让我心中隐隐作痛,是我的胆怯和幼稚无情地结束了我们美好的感情!

她叫亚,当年是老家陕西华阴桃下镇中心小学的一名小学教师,刚满20岁,身材苗条、漂亮大方、又能歌善舞,是十里八村年轻小伙争相追求的对象。特别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我经常一闭眼就能看见。

那时,我正在西北边陲武警伊犁支队服兵役。1991年5月中旬,我因出差顺路回家,到一个在村口小学任教的高中同学办公室聊天叙旧,隔壁的亚敲门进来,经老同学介绍我们相识。交谈中我才得知:她和我同村,比我小三岁,她的二哥也曾在青海当过兵。她自小就对军人有着特殊的感情,很高兴和我认识,当时我们谈的很投机,互留了通信地址。

回部队不久,我便收到她的来信。在信中,她用质朴的语言写出了一个农村姑娘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以及为此而进行的努力和奋斗。当然也有对人生,特别是对个人婚恋问题所产生的困惑。信中说,她曾在父母和亲友的撮合下与一个富家子弟订过婚,相处不久就因性格不合分手了。在信的结尾还问我是否愿意和她兄妹相称,这分明是在试探我对她有没有意思!

我一夜未眠。回信接受她的爱吧?部队纪律不允许。再说两人天各一方、相互了解不多。回绝吧?又不忍伤害她的一片真情。那时我也二十三岁,早已情窦初开。没等我回信,她的第二封信就来了。

我很快给她回了信,在信中我没有过多地涉及感情问题,简单介绍了自己在部队的生活、工作情况,但也难免流露出自己远在他乡,孤单寂寞的心情。

她很快回信,给我以安慰,我们的通信日益频繁,由最初的每月一封到每周一封,有一周我竟收到她五封信。她说写信成了她生活中的重要部分,每当她看到别人成双成对,她就会想起我,惦记我的冷暖,就忍不住要给我写信。而读她的信则成为我紧张部队生活之余的精神享受。父母没多少文化,来信里只是那麽几句“希望儿在部队好好干”之类千篇一律的话。而亚的信中既有家乡的讯息,又有淡淡的儿女私情,让我这个离家的游子得到心的慰藉。

通过书信交往,我们进一步加深了解,两人的感情与日剧增.当年初冬,她给我寄来精心编织的毛衣毛裤,叮嘱我注意保重好身体,天凉及时增添衣服,这使我深深感受到她的细心体贴,打心底喜欢上她。

1992年年初,当我写信告诉她我准备考军校时,她给我寄来三百元,并写信叮嘱我一定要加紧复习、注意劳逸结合,争取考上军校,为自己为家乡亲人争气.还主动提出让我少给她写信,以免影响复习.那三百元可是她当时三个月的工资,多好的女孩啊!

1992年7月中旬,我以优异的成绩被西安武警学院录取.当我将这一好消息告诉她时, 她立即给我发来特快专递表示祝贺,并询问我上学回西安的日期和车次,说是要接我.可因为当时电话联系不便,没法通知她我回家的具体时间,让她冒雨在西安火车站等了两天。

万万没有想到当我回到家时,父母亲不知从哪儿得知我和亚恋爱的事,极力反对.原因是村上传闻亚订过婚,有过一些不明不白的事,而且说的有板有眼.我的热血当时就往头上涌,真想找她当面质问.可转眼一想,一个女孩长得漂亮,自然会有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至于亚的为人和作风,还是等以后在交往中自己用心去感受。

上学前的一天,我和亚相约来到华山脚下的仙峪口,这是我们相识之后第一次单独相处、交谈。虽然我们在以前的通信中,都曾用过了“亲爱的,吻你”的字眼,但从没牵过手,更没有接过吻.在仙峪口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以后,我们相对沉默了许久,谁也不肯打破这难得的宁静.可谁心里都清楚,我们之间的爱正在遭遇到来自父母的无情阻挠.还是我首先打破了这沉寂,鼓起勇气向她靠了靠,顺势牵起她的一只手,认真的问:“这几天,我听到了许多关于你的传闻,凭心讲,你有没有对不起我?”

她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立刻撂开我伸过去的那只手,委屈地哭了起来,顿时我不知所措。

过了一阵子,她慢慢平静下来,对着我说:“你要是不相信我,随时都可以验证。”

天哪!从没有恋爱经历的我听了这话,心咚咚直跳, 也一下子红到了脖子上。这时,老天爷被我们的苦苦恋情所打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整个山峪就剩我们两人, 我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她双眼轻闭,将玉唇递了过来,那一夜,我们在彼此的怀里种植春天,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忘记,但是那漫山遍野的野花,在我心里开了很多年。

上军校不久,我却忍受不了对她的思念,入学后的第一个中秋节,就写信约她来看我。中秋之夜,在学院的后操场里,我俩激情相拥,相互诉说着“分别数日如隔三秋”的思念。

当晚,我在熄灯后溜出宿舍跑到招待所和她约会,这在军校是绝对不允许的。不知是谁向领导告了密,我受到严厉的批评和处分,并写出保证:以后在上学期间决不再犯类似错误。父母也对我进行了严厉的指责,要我和亚断绝联系,并拜托队领导对我严加管教。一边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一边是刻骨铭心的恋情,为何如此水火不容?那段时间,我好像掉进了万丈深渊,心绪非常糟,甚至想到过自杀。

但一想到父母养我的艰辛、当兵考学的不易,我只有忍痛答应父母和队领导的要求,给亚写了一封断交信。当年寒假,我主动到学校偿还了她的三百元钱,并请求她能够理解我。当时她没有说什麽,只是很伤心、很难过,好像得了一场大病。

后来,我放心不下,给她写过几封信,但都没有收到回信,看来她已经让这份爱伤透了心。

我和现在的妻子认识前,也给她写过一封信。信中说如果她还保留着对我的爱的话,我就和她继续谈下去。但不巧的是她已离开桃下中心小学,没有收到回信。后来才听说,她自从和我分手后,很快就离开学校,远嫁他乡,我好几次都想看看她,又怕对她现在的生活造成困扰,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既然不能常伴身边,放在心里也挺好的。

段清华:微名笔名QQ名均是l小白杨。曾经军旅十余载,痴心文学终无悔。男,陕西华阴人,现居渭南。中共党员,军转干部,热爱新闻文学写作,在中省各大媒体报刊网络发稿百万字。创作歌曲《再访小白杨》已在军内外传唱,受到关注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