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今日毕节网 互联新生活    毕节第一生活门户网
今日毕节网 首页 毕节旅游 查看内容

碾子边

2020-9-16 00:53| 毕节号: cnone| 浏览量: 14875| |作者: 罗雪|来源: 原创首发

摘要: “碾子边”是建新河的一个小地名,已经被封存在历史的记忆里。现在20岁以下的年轻人已经不认识这个地名了,如果你问一个小学生,“小朋友,碾子边怎么走。”他就会一脸茫然。碾子边,就是建新河街上的小河边。在20世 ...


碾子边是建新河的一个小地名,已经被封存在历史的记忆里。现在20岁以下的年轻人已经不认识这个地名了,如果你问一个小学生,小朋友,碾子边怎么走。他就会一脸茫然。

碾子边,就是建新河街上的小河边。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的大部分农村是不通电的,基本处于刀耕火种的原生态方式。农民种出来的粮食,由于没有电,没有打米机、磨面机等机械化设备,不能精细加工,都是采用磨子推、碓窝舂、碾子碾的方式简单加工。因为用碓窝舂稻谷容量小,速度慢,还要力气大的人才能踩得起碓杆舂得了碓,聪明的人民群众就发明了碾子这种加工工具。建新河几个寨子的群众聚在一起商议,决定在小河边修一个简单的碾坊,服务附近的群众,引小河水来冲动大水车牵动石磙子在碾盘上转动,磨米磨面磨荞麦。以物命名,建新河从此多了一个叫碾子边的地名,于是小河边又叫碾子边。碾子就是把一块非常平整的大石头用錾子打磨成半径大约1米的圆形石板为底板,把需要加工的粮食放在上面,然后用一个半径为底板半径一半的石磙子在底板上面来回滚动,去掉需要加工的粮食粗皮,碾出大米或者面粉等。儿时,我总跟在父亲或者母亲的身后,背着一二十斤粮食前去碾子坊加工,每次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激动。因为只要去碾子坊加工粮食,不但在背粮食来加工的人少的时候可以坐在碾盘上体验坐马车的感觉,回家还可以吃上母亲煮的热气腾腾香味诱人的大米稀饭。现在说出能吃上大米稀饭内心就十分满足的话可能没人相信,甚至有些年轻人还要吐槽为荒唐,但是只要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就知道那个时候的一碗大米稀饭有多么来之不易!在那个年代,我们许多同辈人勤奋学习的目标就是为了考上一个工作,成为国家干部,能每餐都吃上白白的大米饭。

到了我们上学的年龄,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在建新河林场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有几个知识青年经常在小河边散步玩耍,看了看小河的水位,再经过仔细的测量论证,发现可以引用小河水发电。于是建新河大队组织群众全体总动员,男女老少齐上阵,用钢钎、大锤,用汗水和力气,在没有炸药和雷管的情况下,通过一个冬天的努力,在一个叫凹猪河的地方开挖沟渠,经过观音岩修了一条1公里多长的大沟,硬是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了电站的引水大渠,把水引到碾子边的半坡上,在水下落的地方修了一个简易的水电站。从此,碾子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水电站兴旺了,碾子坊衰落了。无人料理的碾子坊在岁月的流逝中,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加之地势低矮,小河涨水的时候经常淹没无人修复的水碾坊,碾子坊坍塌了。一些简易实用的东西被附近农民拿走,只留下孤零零的碾盘和石磙子在那里见证曾经的辉煌与沧桑。每当中午我们放学回家或吃饭回校的时候,经常两三个一起躺在大大的碾盘上仰望蓝天白云,享受着温暖的阳光,讨论着摸钢鳅、掏鸟蛋、烧蜂子的趣事,有时说着说着还在太阳底下睡着了,迟到、缺课后挨老师的教鞭、父母亲的竹条子,被打是家常便饭。

记得有一次,那时我应该是读四年级。下午放学后,我和几个低年级的同学在夕阳的余温里躺在碾盘上玩耍,玩着玩着睡着了。不知是老天故意跟我们过意不去还是什么原因,建新河不下雨不打雷,然而上游的昆寨凹猪河却是大雨倾盆,河水暴涨波涛汹涌淹没了碾子坊,我们居然浑然不知,依然酣然入睡,还是过路的乡亲把我们几个小崽子抱到路上,让我们逃过了一劫。那些喋喋不休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现在想起来,要没有好心的乡亲,如果像现在大家都怕惹事上身,不管不问假装没有看见悄然离去,我们早已魂归地府,还有谁来叙述碾子边的故事?

工作之初,我在建新河小学上课,河水暴涨的时候,经常与学校会水的老师在碾子边背学生过河,踩着冰凉的河水,看着光秃秃的碾子坊,那块沉重宽大的碾盘和厚厚的石磙子已不见踪影,不知是被河水冲走了亦或是被村民搬走了,在我心里一直是个解不开的谜。偶尔,也会有少男少女被河水冲走了河神,丢失孩子的父母在河岸上哭得昏天黑地,儿呀女呀的哭声顺水漂流……不知是否因为遗失了碾盘和石磙子,孩子们没有了依靠的缘故

去年,我在建新河担任驻村第一书记,为了不让孩子再被河水冲走,为了让群众出行不再踩着冰凉的河水,我召集大家在碾子坊的旧址修了一座长12米,宽2米的简易钢筋水泥桥,结束了村民蹚水过河的日子。为了纪念曾经的碾子坊,为了记忆深处的童年时光,我征得村委班子及群众的同意,欣然将此桥命名为碾子桥,以此来留住有关碾盘、石磙子的记忆,留住儿时的快乐时光。


作者简介:罗雪1973年生于贵州省纳雍县,贵州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中学语文高级教师。200余篇诗文散见于《新都市文学》、《教师文学》、《毕节日报》、《当代教育》、《贵州教育》、《奉天文刊》、《中国诗人阵线》、《作家新视野》、《夜郎诗歌》、《聚焦重点》等刊物平台。曾多次荣获国家、省市级征文大赛奖,市级优秀教师、共产党员。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