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今日毕节网 互联新生活    毕节第一生活门户网
今日毕节网 首页 毕节教育 名师风采 查看内容

一位教师的自考之路

2020-9-28 09:16| 毕节号: cnone| 浏览量: 5600| |作者: 丘艳荣

摘要: 每年两次的考试,我成了监考老师、县自考办老师最关注的考生。在一场考试里,我正奋笔疾书,发现我的身边站着一个人,估计站了有好一会儿,在我稍事停笔的时候,他低声问我:“同学,你觉得自考难不难啊?”我抬头看 ...

  1998年,我从师范学校毕业,踏上三尺讲台成了一名公办教师。在我成为一个乡村教师的同时,当年那些与我的成绩在伯仲之间的读了高中的同学已参加完高考拿到了大学的入门券,成了“天之骄子”。对命运的嗟叹在选择读高中还是读中师时已经强烈地感受过,时的我,虽说心底多少还有遗憾,但更多的接受现实的理智。我也可以读大学!当然,用自考的方式去圆我的大学梦。尽管早有人提醒:“自考含金量虽说比函授、电大要强,可是很难考哦。听说有位老师,考了八九年了都没拿到文凭,最后还是花钱读函授去了。”家里让我读师范,不就是盼着我早点出来挣工资养家吗?我拿不出去读函授的费用也不想通过函授拿文凭。自考挺不错的,除了报考费和买书外,再不需要其它费用了。十二年寒窗,我没有怕过苦,自考我也不怕!于是,我义无反顾地报读了我喜爱的“汉语言文字”专业。

  那时,我在一所乡村小学任教。学校里虽有五六个年龄相当的同事,但他们都是局聘老师,没有几个想在提高学历和学识上花时间花功夫,他们更愿意扎堆在一起嘻嘻哈哈,恣意青春。年轻人在一起,自然也会一起笑一起闹,但我更多的时候是见缝插针,在忙完繁重的教学任务之余,我一头扎进书堆里。我的书堆,自考教材只是其中一项。“汉语言文学”专业是一门人文学科,外延性很强,因为我本身对文学很感兴趣,在学生时代就读了很多的中外名著。我希望通过自考,能把自己以往对文学的偏好上升到系统深入学习的层次,让自己以自考为动力,探索到汉语言文学的精华。可以说,我当时就树立了这样的学习观念,不以拿到文凭为目的,而是以真正学到东西为目的。所以,我每次都根据我所报考的科目,买来教材,同时根据教材,给自己开书单,读相关的书籍。可以说,基于这样的学习目标,自考的苦我丝毫不觉得苦,反而乐在其中。我把其他年轻人花在聊天追剧打麻将和谈恋爱的时间花在了学习上我与我挚爱的文字在深夜缠绵,我在考前与一本本的模拟试题较劲。甚至,我会发动我的学生,在课间的时候充当我的“老师”,照着考题来考我。这样的学习很有效,我几乎是逢考必过。所有“汉语言文学专业”考生觉得最难的科目“中国古代文学史”和“古代汉语”,我均考上了80分,这对60分就算通关的自考来说,80分算是好成绩了。

  为了能更深入学到东西,我每次只报两到三科。算一算,每年考两次,我预计三年内就可以拿到大专文凭。2000年,是我报读大专整两年的时间。在那一年的暑假里,我遭遇了一场人生的大劫难。我没有想到,命运会给我开一个那么大那么大的玩笑。我经历了一场手术,乐观地以为如医生所言,三个可以恢复。两个月过去,我还无法站立,更无法行走。自考的日期如期而至,考还是不考,这是个问题。家人说,不要去考了吧,等身子养好了再去。我考虑再三,觉得还是要去考。病榻上无聊的时光,我是用读书来填充的,我准备得那么充分了,为什么不去考。于是,那一场考试,我成了整个考场最瞩目的焦点。我是家人背着去考场的。考试结果也如我所料,我这么努力备考了,怎么会不过呢?

  考试过关的喜悦之后是对自己身体状况的不祥的猜测。我离了病榻却拄上了拐杖。忧虑害怕在我心底潜滋暗长。医生曾满口称手术做得很成功,说我三个月后就可以活蹦乱跳了。复查时,医生却闪烁其辞:“半年吧,看情况,各人的恢复时间不同。”在主刀医生一次次的搪塞之下,我去找了另一个医院的专家确诊,他说:你现在还能拄拐杖已是万幸了,你经受的手术,是给你摘除肿瘤的同时把你的脊椎神经也损伤了,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逆的。他的意思就是我从此必须与拐杖相伴了。这样的宣判犹如晴天霹雳,我感受到的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那些以为撑不过去的时刻终于也成了过去。我选择了拄着拐杖重返校园,重上讲台,继续自考。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我告诉自己:你只是在经历黑暗,不管境遇如何,你都要争取努力地活着,努力不让自己的理想搁浅和褪色。

  在完成了专科自考后,我一鼓作气再报了本科。克服身体的种种不便,我奔忙在教学与读书之间。忙完教学,我就窝在自己的天地里读我喜欢的书,我把读书当成了我不幸的避难所,在书的世界里治愈现实的苦痛,营造自己的精神王国。当然,冲关自考也是读书的重要一项。久坐脚痛脚麻,我就拄起拐杖走动一下,边走动边记边背;有时脚发冷发痹,我就边泡脚边读书;夏天蚊子多,我就点上蚊香,关上房门,如蒸笼一般的屋子也阻挡不了我学习的热情。到临考前,我经常会读书到深夜。

  每年两次的考试,我成了监考老师、县自考办老师最关注的考生。在一场考试里,我正奋笔疾书,发现我的身边站着一个人,估计站了有好一会儿,在我稍事停笔的时候,他低声问我:“同学,你觉得自考难不难啊?”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是监考老师。我微笑着,也低声回答说:“自考啊,难者难易者易,真正努力了就不难。”说罢,我礼貌地冲他点了个头,继续作答。考完试后,同个教室的考生告诉我:“考试时问你话的人是省自考办的巡考员。”我低头一笑, 是我身边的拐杖还是我专注答题的样子引来了巡考员这么关切的一问呢?

  三年的时间我拿到了本科文凭。加上考专科用了两年半,五年半漫漫自考路,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最清楚。我想说,自考给我的不仅仅是那两张“中山大学”发给我的专科、本科文凭,它们更是我直面人生、努力生活的见证——没有痛苦和奋斗,人生永远不可能完整,就像没有挣扎的蝴蝶,永远不可能飞翔。

  作者简介:丘艳荣,教师,梅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国内外数十家报刊,有《人民日报》《广东教育》《中国国门时报》《中国教师报》《中国中学生报》《师道》《南方工报》《南方日报》《陕西日报》《新疆日报》《梅州日报》《昆山日报》《福州晚报》,德国《欧华导报》、越南《西贡解放日报》等。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